诗词格律(诗律、平水韵、词韵、词谱、平仄查询帖)

之壹佰壹拾玖  严羽《诗辩》云:“大抵禅道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且孟襄阳学力下韩退之远甚,而其诗独出退之之上者,一味妙悟而也。”余同此论,宋人好参禅,禅道之悟在念念之中,贵悟于心,不假外求,乃完全自由之心理活动,不拘形迹,无规无律,故乃得本性清净。诗理同之,诗一为心情写照,二为道理写照。心情写照一在心情之本身,二在写照之人之法。两者或缺其一,均不可得“妙悟”二字。道理写照,一在学养深厚,二在融会贯通,捕捉领会。缺其一,亦不得“妙悟”也。可人君有七绝:“片帆渐远久徘徊,思向长天雾里来。一翼沙鸥齐浪去,芦花似雪为谁开?”鸥翔芦花,本自然景致。何以动人?其关节处。在人之心情写照于此上。一悟之下,情景通透,诗乃得其妙也.

之壹佰贰拾  吴中薛生白论诗,以“才思,学力,志气”为诗人之本功。余以为此中最在志气,诗之一体,若瓶,何以前人之酒是酒,今人之酒非酒耶?诗之风度,在雅韵情理。雅韵为血肉,情理为骨脉。情理一事,大处有恒而小处异乎时代,各人感而悟得其中神髓,人读之乃得共鸣,此诗之教化之功。此中事,不可落于前人窠臼,诗之一出,志必归泊,理必中庸。此滥调也,故知,诗人无当代先进人文理念,拙于思考,诗必朽空,意拟古而诗,误人误国也。

TOP

之壹佰壹拾柒  咏物之作,入理易,入情难。若只述理一路,则失于干瘪,然以所咏之物化之于人,则得情字。有情字作垫,诗之得翼也,何愁不飞之?有晴川论雨君《咏絮》一首颇得此中妙,试录之:“残香吐尽泪成灰,暗转韶华却为谁?已是春残无面目,此生何可效于飞?”

之壹佰壹拾捌  谢枚如论词,分宋人词为三派,“婉丽”,“淳雅”,“豪宕”。究之苛严有加。余谓此曰:“若见一人之一时笑,可永言此人“开朗人”也乎?若见一人之一时泣,可永言此人“断肠人”也乎?”东颇豪放至也,其“枝上柳绵”多少婉丽淳雅,易安婉丽阴柔何如?其“不肯过江东”多少慷慨悲嗟。其余似稼轩少游等公莫不如此。故知诗人词人,其情有抑扬之态,其心有云雨阴晴。故其诗词之态随之于其心,其情。此中事,大略谈之可,安能分行论列若颜色辨!

TOP

之壹佰壹拾伍 诗者,往多飞于性灵幻变中,捕之,整成篇幅,觉甚佳。然不过数日重读,愈觉味寡,月余,睹之愈陋。经年后酌之。不堪入目耳。乃改复改之,有终成佳篇者,有愈发不如者。是故历代诗人,自得甚者诗句少,憾篇多。此中事,唯在情之巅合于气之巅,复加人事遇于景,四者相合天然,可得最佳篇。然人终人也,不能日日有情之巔也,人之经历亦不能有日日深入其心者。此中诗之事,诗人深知。丁子虚有五绝一组道此中趣,觉颇切,试录两章,其一曰:“梦中时得句,强凑不成篇。闲日理残卷,一诗吟数年。”又曰:“诗成非我意,愧读古人书。旧作三千首,删来一句无。”

之壹佰壹拾陆  沈归愚论诗曰:“人谓诗主性情,不主议论,似也,而亦不尽然。。。。。。。议论须带情韵以行,勿近伧父面目耳。”余于此公诗教之说虽不甚喜,然颇同此论,使有诗无论,然其情若畅适可人,其诗自有情理,胜过空论。然若诗只议论,不作情思,与八股文无异。其实已非诗也。此类诗,乃不知诗人所作之诗,人既不知诗,所为乃“诗”耶?好诗情理并切,交加夺人。人一读即为之击节。卓然出乎群也。坛中有粤中隆君七律一首,余以为得此妙,试录之:“奉挂云帆拟向东,幸收箴语释迷蒙。水成飞瀑因能下,笛响神音毕竟通!人若沉沦褒贬里,祸将潜伏是非中!从今稚子临歧路,拨冗宣明复赖公。"

TOP

之壹佰壹拾叁 袁简斋所言“兴会”。实是今人所称之灵感。有人曲解此中意涵,曰;“寻找灵感”。真大谬也。万物养人,人物通,物人通,物物通,触于物而生乎情,心物乃得交融,其中通粹其精,撷裁灵思切感以入句,此即诗人灵感所在也。使一人本无情或伪情,何处去“寻”此物,似无江河,可捕鱼耶?似无田亩,可植黍耶?如此可知此理。
物物通,人物通,物人通.触乎物而生乎情

之壹伯壹拾肆  人之才有庸俊,情有厚薄。学有晦明。故诗必于此中见高下。然才俊多矣,何以己之诗益动人耶?答曰:“个性使然。”使人空有学丰才高,却蝉吟滥调,虽字正腔圆,未为人所称。何也,无个性。此中事,一乃“情之个性”。有此则诗有标签,人一读之,即指曰:“此某某作也,其情态如是。”二乃“理之个性。”有此则诗味肥厚深邃。人读诗如与诗人谈,其思想心路宛在目前也。诗之个性,如是可知。

TOP

原帖由 苍龙 于 2007-8-5 00:32 发表
学习了.
丁迟君挺热心的,建议虫儿推荐他当个班主吧.偶作为初学者希望班主越多越好.

支持!!我们等待好机会吧。。
再转贴峻石君诗话壹佰壹拾壹~~~~

之壹佰壹拾壹  今人言诗,有好谈新者,往以新词充斥篇章,逢人示曰;“此新时代传统文学。”细视之,辞章失却雅韵不待言。内中仍旧乃附庸风雅,淡泊退隐之滥调。全无己之哲思,民主人性之精神。余谓之,此“新瓶装旧酒,人欲得之新酒,非乃新瓶,故此酒不为新也。”故知诗之求新乃在求意新,不可孜孜于皮毛。梁卓如于上上世纪末发动改良主义政治运动期间,言及“诗界革命”,曰:“以旧风格含旧意境”又曰:“以新理想入古风格。”余赞同之。

之壹佰壹拾贰 王晦叔《碧鸡漫志》云:“或问雅郑所分,曰,中正则雅,多哇则郑。至论也。”余颇同此论,词贵气正,正而和,和而中。有语出尖新者,辞章或非为不美,然气之浮散,遂害词味之正。今有人为词好用新语,以此自榜为“新”。人读之多觉神韵全无。实非“中国诗词”。似有东方美女着衣,往汉服旗袍最见大美。何也,此衣最合炎黄儿女之神韵。故其气正而雅和,市井语称之:“顺眼”

TOP

学习了.
丁迟君挺热心的,建议虫儿推荐他当个班主吧.偶作为初学者希望班主越多越好.

TOP

(转贴)历代诗法总汇精集
序;
废堂先生蛰居以来,忽忽以有半年,念此生无用于世,然颇爱诗歌,以为有所得,近涉猎古人书,遴选前人论诗隽语,以供世之爱诗者铭之.余之为言大则曰;一清诗道,使见真筌.细碎处,一则一章,亦可消受一生.所选论语,多不备其出处,文字亦多有削铲,但留其人姓名耳.另;诸生读之,莫牵扯其背景,按其字意发挥.不然难免涉落一家,反以为误.零七年一月一日废堂草于废堂
<毛诗序言>;诗者,志之所在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文.
王昌龄<诗格>;<写诗>兴若稍歇,且如诗未成.待后有兴成,却必不得强伤神也.
苏轼;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与静.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
刘勰;神与物游.
钟荣;穷情写物.
刘勰;方其执笔,气倍辞前,至于成篇,半折心始.盖意易奇而辞难巧.
钟荣;文已尽而意有余,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
六朝宗炳<画山水诗>;旨微于言象之外.
萧子显<南齐书,文学传论>;若无新变,无以代雄.
谢祧;好诗圆美流转如弹丸.
梅尧臣;作诗无古今.
石涛;不似之似似之.
李之仪;得句如得仙,悟笔如悟禅.
皎然;但见性情不睹文字,此道之极也.
殷<王番>;兴象玲珑.
刘禹锡;境生象外.
司空图<与极浦书>;诗家之景如兰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至于眉前,可想而未必真有之.象外之象,景外之景也.
谢灵运;此诗有神助,非我语也.
陈善<扪虱新话>;以文体为诗,押韵之文耳.
元好问;不烦绳削而自合,非技进于道能之乎?诗家不离文字,不在文字也.
欧阳修;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于言外.
范温<潜溪诗眼>;后生好风化,老大即厌之.风花,古淡,在乎得理,苟不当理,则一切为长语.
赵翼;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
苏轼;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
苏轼;法度去前规.
苏轼;吾文如泉源万斛,不择地而出,在乎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也,及其在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可知也.所可知者,常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
山谷;诗意无穷而人才有限,以有限之才追无穷之境,虽老杜太白不能也.
苏轼;凡诗须做到众人不爱,厌恶处方工.(陆游诗;诗到无人爱处工)
张耒;以声律为诗,其末流也.
吕本中;活法者,规矩备见,而能出乎规矩.变化不测,亦不背于规矩,有定法而无定法,无定法而有定法.
吕本中;张长史见公孙大娘舞剑,顿悟笔法,其专诸此事,未尝少忘胸中,故能遇而有得,使他人观,有何干涉?
姜夔;求与古人合,不如求与古人异,求与古人异,不如不求与古人合而不能不合,不求与古人异而不能不异.
杨万里;我初无意作是诗,而是物是事,适然触乎我,我之意亦适然感乎是物是事,触发焉,感随焉.而是诗出焉,我何与哉?
王若虚;古人之诗要皆出乎自得,何尝有以句法绳人,山谷开口论法,此既是不如古人处.
<易>拟议以成其变化.
元人杨唯桢;诗者,人之情性也,人各有情性则人各有诗也.
方孝孺;风雅颂,诗之体也,赋比兴,诗之法也.
明人胡翰;文者,言之精也,诗者,又文之精也.
李梦阳;假物以神变.
公安派;不必师,吾即师,师吾心.
谢榛;学李杜者,莫执于字句之间,当率意读之,久而得之,此提魂摄魄之法也.
谢榛;景乃诗之媒,情乃诗之胚,以数言统万形,元气浑成.
翌泽;千古以来,人是一人,字是此字,景是此景,而诗竟有高下,何则?
王世贞;篇法之妙,有不见句法者,句法之妙,有不见字法者.
王世懋;不为刻字炼句以求炫翰墨场,其旨在书写胸襟,当其新意所出,即亡格调可也!
屠隆;格虽自创,神契古人,则体离而意未尝不合也.
屠隆;夫天地之生物用风雷雨露而不废烟霞,夫烟霞何用之有?万物之生用鸡狗猪牛,而不废麒麟凤凰,夫麒麟凤凰何用之有?诗与道不尊,而千秋不废,无用之用大矣!
胡应麟;法而不悟,如小僧拘束于法,悟而不法,似野狐参禅.体格声调有可循,兴象风神无方可执.
李维桢;法不病我,我不病法.天机得而形不必拘,神理运而法不必泥.
袁宏道;大都独抒性灵,不拘格套.
谭元春;常有一寂寞之滨,宽闲之野于胸中也.
翁方纲;唐诗妙在虚处,宋诗妙在实处.
邵长蘅;唐人尚蕴藉,宋人喜径露.
钱谦益;夫诗文之道,萌于心灵,蛰启于世运,而茁长于学问,三者相值如灯之有灯心,油与火而焰发焉.
黄宗羲;有一时之性情,有万古之性情也.
侯方域;窃以为诗本经术,不同词曲.
叶燮;作诗可以言言,可以解解,即为俗儒之作也.
吴乔<围炉诗话>;唐人诗如着衣冠,宋人诗则如赤体也.
吴乔;人问,诗文之界,何如?答曰;意同而所用之者不同,体制有异耳,文之辞达,诗之辞婉.意喻之米,饭与酒同出,文如饭,诗如酒,饭不变其形,一吃即饱,诗则反之,一饮辄醉.文为人事之实用,安可措辞不达,诗则反之.
王士真;根底于学问,兴会于性情.舍笺登岸,禅家以为悟境,诗家以为化境也.
范温;大声已去,余音复来,声外之音谓之韵也.
沈德潜;人以为诗之道全在征实,于是涉猎群书,以夸其博,若人挟类书一部,即以诗人自称.愈征实愈于诗无所得.
王士真;诗作须其自来,不以力构.故余未尝为人强做诗,亦不耐为和韵诗也.
袁枚;夫诗无所谓唐宋,唐宋者,一代之国号焉.
袁诗枚;(学诗)其人之天(天分)有诗,脱口能吟,其人之天无诗,虽吟不如不吟.
翁方纲;射必入的然后才能心手两忘,蹄筌者必得蹄筌然后能蹄筌两忘.
何绍基;诗用力之要在乎;不俗,二字尽之矣.诗是自家作得,便要说自家的话,若生在老杜前,老杜还当学我.
刘熙载;山之精神写不出,以烟霞写之,春之精神写不出,以草木写之.诗与人类此.
刘熙载;文不能言之,诗或能言之.文擅醒,诗擅醉,醉中语亦有醒时不能到者.
刘熙载;以不炼达极炼.
翌泽;最怕的是心里无诗,而非纸张上的是诗,若能达诗即我,我即诗,何必诗,必是纳万部法,吸万首诗作之后.
黄遵宪;不名一格,不专一体,要之不失之为我之诗也.
陈衍;宋人皆推本唐人,力破余地耳.
鲁迅;诗不为诗人独有,凡一读其诗,即会心者,即无不有诗人之诗也.
邵雍;以物观物.
其他如山谷诗;文章最忌随人后,皎然;诗情缘境发.皆谈诗法,还与他地处置.

TOP

收藏!感谢~~~~
再握手!

TOP

《新声律启蒙》(下)

先 韵  
中对外,后对先。大泽对深渊。一鳞对半爪,散简对全篇。因风絮,出水莲。橘井对芝田。月同人共饮,梅与雪争妍。建设文明花似锦,丰收物质玉如烟。武将用命,卫国干城何惧死;文官倡廉,为民服务不贪钱。
  
迁对拔,独对专。燕掠对莺穿。高坡对竣坂,曲涧对斜川。刀为镜。笔若椽。口授对心传。偷光由壁引,萤照借囊悬。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航苦作船。文工理化,百科博识当为圣;牧副樵渔,一技专长即是贤。
  
长对短,扁对圆。鹊起对蝉联。风吹对草动,拨乱对纠偏。思过半,目无全。宿习对前缘。秒分争旦夕,膏晷继穷年。读史油然能爱国,得鱼岂可便忘荃。家庭为社会细胞,民为邦本;五谷是人民生命,食是民天。

橘井:传说苏仙公白母曰:“某受命当仙,明年天下疫疾,井水一升,橘叶一枚,可疗一人。”来年果有疫,求母疗之,无不愈者。 干城:干,盾也,干城,谓能御外而卫内。泛指武将。 椽笔:《晋书·王荀传》载,王荀梦人授大笔如椽。今称他人之文字,曰椽笔、曰大手笔,皆本此。 偷光:《西京杂记》载,匡衡勤学而家贫无烛,乃穿邻壁,引其光而读。今喻贫而勤学。 圣:事无不通谓之圣。 贤:物之善者谓之贤。 膏晷:唐韩愈《进学解》:“焚膏以继晷”,谓勤于所事,夜以继日。 忘荃:《庄子·外物》:“荃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荃。”荃,香草,可以饵鱼。亦作筌,取鱼器也。

萧 韵  
丝对笛,管对箫。锦绣对琼瑶。珠联对璧合,柳媚对花骄。声声慢,步步娇。碧落对丹霄。戈挥山顶日,弩射浙江潮。不到长城非好汉,须知揽月是英豪。胸怀坦白,仁人知错必改;振奋精神,志士重担敢挑。
  
平对仄,推对敲。细刻对精雕。眼青对发白,耳顺对心调。歌金镂,品玉箫。雪化对冰消。笔洒钟山翠,诗吟白下潮。楼登建业璇宫顶,车过长江第一桥。好鸟争鸣,人颂江南新韵;鲜花齐放,群言祖国风骚。
  
江对海,浪对涛。塔顶对山腰。红灯对绿酒,浓李对香桃。八千路,廿四桥。雅集对闲邀。蜘蛛垂屋角,喜鹊上林梢。大将南征收薏苡,中郎西使进葡萄。此日酒香,屈子来吟芳草地;昨宵月朗,嫦娥降下九重霄。

声声慢、步步娇:皆词曲名。 青眼:眼正视,其色青,怒则邪视多见其白处。晋阮籍见俗士以白眼对之。 耳顺:《论语·为政》:“六十而耳顺”。 金镂:金镂曲,为词牌名。 江南新韵:为当代江南诗词学会所编,可宽、可严、可今、可古,其平声分为十部。 八千路:宋岳飞词:“八千里路云和月”。 廿四桥:扬州风景点之一。杜牧诗:“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薏苡:汉马援征交趾,以意苡能治瘴疠,载数车还。嫉之者告发以为金。 葡萄:汉张骞使西域得之,留种中国。

肴 韵  
风对雅,酒对肴。海阔对山高。东村对西落,北郭对南郊。莺出谷,燕还巢。旧雨对新交。花香凭蝶引,情好任眉挑。樽前握手心如蜜,台下挥拳眼似刀。搬来本本,岂可按图索骥;打破框框,不能以虎类猫。
  
连对断,掷对抛。鼓响对钟敲。山亭对水榭,木末对花梢。君子竹,美人蕉。插槿对编茅。划沙能习字,削竹亦如刀。由来素志腾蛟凤,岂任闲心长艾蒿。灭害扫黄,钟馗到处能驱鬼;倡廉惩腐,合有龙图十万包。
  
牛对马,犬对猫。隐豹对藏蛟。摘茶对采药,修合对烹调。花影弄,鸟声娇。暖谷对寒郊。置腹推心论,高怀刎颈交。电动来风风习习,人工降雨雨潇潇。几卷诗刊,罗列案头心自赏;一编声律,考讹灯下手频抄。

按图索骥:《艺林伐山》载,伯乐子执父所著之“相马经”,求马而得悍马,不可喻。伯乐曰:“此所谓按因索骥也。”喻拘泥无机变。 钟馗:相传唐明皇病疟,昼梦一大鬼,捉小鬼啖之,自称终南山进士钟馗。明皇觉后病瘳,诏吴道子画其像,张贴宫门。 龙图:宋包拯,合肥人,仁宗时,除龙图阁学士,知开封府。执法不阿。 修合:合成中成药,谓之修合。

豪 韵  
文对武,侠对豪。凤羽对麟毛。春分对夏至,人日对元宵。飞絮昼,落花朝。玩月对观涛。岸浅沙沾棹,溪深水没篙。一页宏文苏子赋,千秋良史董狐操。为国求贤,举荐不分内外;秉公执法,亲疏无异分毫。
  
枪对炮,剑对刀。鹤唳对猿号。行军对布阵,六略对三韬。弦切切,语嘈嘈。柳密对花遥。审时知胯下,进履效圮桥。大将须从磨砺出,真金岂惧火来烧。钞票万能,是灵魂不能出卖;良心贬值,空躯壳亦是无聊。
  
梅对菊,李对桃。橄榄对葡萄。寻芳对拾翠,泼墨对挥毫。修竹露,点松膏。控鹤对乘鳌。滴泉归海大,寸土积山高。太极拳操涵内养,迪斯科舞趁时髦。白眼无瞧,林下不寻阮籍;红旗常照,诗余谁学山涛。

苏子赋:指宋苏轼前后赤壁赋。 董狐:春秋时期晋国之史官。孔子称为古之良史。 六略、三韬:均兵家权谋之书。 胯下:淮安有胯下桥,韩信受辱于此。 圮桥:位于下邳,张良遇黄石公进履授书之处。 山涛:晋河内人,字巨源。少有器量,介然不群,世所称竹林七贤之一。

歌 韵  
盈对损,少对多。默诵对高歌。持螯对把盏,赏菊对吟荷。星妩媚,月婆娑。织女对嫦娥。风和随燕剪,柳细任莺梭。人际明时延寿考,花逢雨露丽山河。创作繁荣,处处争鸣齐放;诗坛革故,人人跃马扬戈。
  
矛对盾,戟对戈。黑海对黄河。南辕对北辙,良骥对明驼。和靖鹤,右军鹅。扁鹊对华佗。文山连会海,兵少搭官多。惩腐倡廉为大计,争分夺秒莫蹉跎。为国求贤,萧何月下追韩信;高怀堪式,相如道左让廉颇。
  
鱼对雁,蚌对螺。蚁穴对蜂窠。天香对国色,瑞麦对嘉禾。霞散霭,月舒波。地利对人和。餐厅鸡尾会,舞场迪斯科。少去不曾酬壮志,老来新景入诗魔。叶帅豪情,满目青山明夕照;陈总壮志,旌旗十万斩阎罗。

扁鹊、华佗:均古之名医。 “相如句”:蔺相如为赵相,避道让廉颇,廉悟,负荆请罪。 “叶帅”二句:叶剑英元帅《八十书怀》:“满目青山夕照明。” “陈总”二句:陈毅元帅《梅岭三章》:“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麻 韵  
荆对棘,草对麻。北里对东家。须眉对巾帼,俭朴对奢华。登快艇,乘轿车。水曲对岩斜。波翻浮日月,笔卷跃龙蛇。秋肃园开陶令菊,夏炎客贩邵平瓜。曼舞轻歌,家庭可以录像;优游晚景,离退卸去乌纱。
  
聪对慧,采对华。文藻对诗葩。山川对草木,云雾对烟霞。摸虎尾,拔鲸牙。逐祟对驱邪。怡情茹薄酒,解渴啜清茶。有道黄金无足赤,何妨璧玉有微瑕。月白风清,曲唱架桥灵鹊;舟横槊挺,诗吟绕树昏鸦。
  
枝对干,叶对花。坼甲对抽芽。东园对西圃,农户对渔家。风动竹,月笼纱。滴翠对流霞。梁燕巢新屋,溪鸳睡暖沙。捷报村头鸣鼓乐,品茶树下话桑麻。留有余地,丰收不忘节约;居安思危,小康切勿奢华。

邵平瓜:秦灭,东陵侯邵平于长安城东种瓜,有五色,甚美。 昏鸦:曹操《短歌行》:“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喻客无所依据也。

阳 韵  
明对暗,阴对阳。立竹对垂杨。情深对意密,鸟语对花香。秋气肃,暑风凉。客地对他乡。鸣笳悲蔡琰,出使念王嫱。咏絮才华推谢女,烧船韬略誉周郎。造物由人,解旱可以调水;寒潮骤变,三伏亦能飞霜。
  
方对扁,短对长。倒影对回光。春华对秋实,丽句对瑶章。桃叶渡,藕花塘。树德对流芳。仲景伤寒论,葛洪肘后方。已晓月中无玉兔,更知海底没龙王。防病养生,是为气功妙用;神符遥测,勿信术士荒唐。
  
衰对盛,弱对强。四海对三江。公房对别墅,渔舍对农庄。东西屋,上下床。广角对多方。荧屏扬妙曲,电扇散清香。三月韶光桃李媚,一年好景橘橙黄。喜讯传来,隔户银行得奖;鞭声响处,比邻儿女成双。

蔡琰:东汉蔡邕之女,名琰,字文姬。知音律,适卫仲道,为胡骑所获,在胡二十年,曹操以金璧赎之归。作“胡笳十八拍”。 王嫱:汉元帝宫女,即王昭君。 谢女:晋王凝之妻谢道韫。 周郎:指三国东吴周瑜。 仲景:汉张机,字仲景,为长沙太守,精医道,著《伤寒论》十卷、《金匮玉函要略》三卷,后世推为医圣。 葛洪:晋句容人,字子川,好学博览典籍,从祖玄传炼丹术于郑隐,洪从隐学,悉得其法,著《抱朴子》、《肘后备急要方》等书。 “一年”句:宋苏轼《赠刘景文》诗:“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庚 韵  
渔对猎,牧对耕。太白对长庚。刀光对剑影,竹韵对松声。长春坞,不夜城。擢秀对搴英。泰岳连天耸,长桥压水平。阶前喜桃浓李艳,膝下慰兰秀芝荣。梦中得句,诗健如提兵十万;浪里登舟,身摇似醉酒千巡。
  
盔对甲,将对兵。社论对时评。专题对讲座,史粹对经明。闻弦赏,落笔惊。虎啸对龙吟。披星连戴月,邀舞伴和鸣。填词谱曲堪娱老,吞气饵津学养生。渭水机缘,钓叟持竿周一统;隆中议对,卧龙摇羽汉三分。
  
来对往,送对迎。海誓对山盟。酒楼对饭店,举箸对调羹。春秋笔,月旦评。剑跃对笙鸣。落花飘万点,孤月静三更。浣洗家家皆用电,不闻户户捣衣声。万里片时即到,交通发达;十洲皆可视收,物质文明。

渭水机缘:指姜尚遇文王。 春秋笔:文寓褒贬,谓之春秋笔法。 月旦评:《后汉书·许劭传》:劭与从兄靖,俱有高名,好共核论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

青 韵  
诗对赋,典对经。水碧对天青。七贤对八怪,鹤寿对松龄。通甲子,问丙丁。绘景对摹形。桃坞连荑坞,长亭更短亭。舟荡湖中推月堕,机翻云外拂天星。执法秉公,岂可徇私舞弊;育人以德,不从峻法严刑。
  
庚对甲,卯对丁。冷落对飘零。壮腰对护膝,远视对重听。花有蕊,月多情。合浦对离亭。悲欢难自解,诗酒几忘形。拂晓莺穿三径柳,更深风定一池星。九老怡情,北地南天翔万里;向平自慰,养生健体度遐龄。
  
红对白,绿对青。参术对芝苓。求贤对克己,益智对延龄。堂上燕,砌下萤。雪岸对风汀。晶莹花上露,摇摆水中萍。一拳击毙山头虎,半刻全消厕内蝇。净化尘寰,玉宇澄清天一色;诵来佳句,扬州美景月三分。

七贤:指魏晋时期阮籍、山涛、向秀等,人谓“竹林七贤”。 八怪:指清金农、黄慎、高翔、边寿明、郑板桥、李方膺等书画名家,人称“扬州八怪”。 九老:唐白居易晚年放意诗酒,合九老作尚齿之会(以年齿排座次)。 向平:东汉向子平,朝歌人,隐居不仕,建武中男女娶嫁既毕,游名山五岳,不知所终。今俗称儿女婚嫁事谓“向平之愿”。 月三分:唐徐凝诗:“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蒸 韵  
儒对佛,道对僧。霞蔚对云蒸。秋来对夏去,雨降对烟升。千树橘,半湖菱。月朗对星澄。片云能碍日,活水破轻冰。唐诗汉赋遵传统,元曲宋词讲继承。敢挑重担,辟改革创新大道;不拒辛劳,为繁荣建设小兵。
  
羊对犬,蚊对蝇。放鹤对呼鹰。更新对除旧,下降对高升。甘露布,庆云兴。雾敛对光凝。肃贪观后效,毕业授文凭。英雄起步卒之列,将相出寒微之门。考勤提干,不应职称第一;骐骥盐车,还须对口划分。
  
风对雨,雷对冰。海晏对江澄。唐宗对宋祖,北郭对东陵。琴韵彻,墨花凝。独步对多能。争名如逐臭,谋利似趋蝇。楚邑卞和三献玉,汉家杨震四知金。拒腐养廉,须从干部做起;表率示范,当以自身典型。

骐骥、盐车:骐骥,千里马也,一日能驰千里,今使之困盐车,喻材非所用。 三献玉:楚国卞和得玉,三次献于皇家。 四知金:汉杨震拒贿之事。

尤 韵  
尧对舜,禹对周。黄帝对蚩尤。青山对绿水,长夏对高秋。春色丽,日华流。胜赏对佳游。不作墙头草,甘为犁畔牛。是苗头即当爱护,有一善还应歌讴。抢救继承,需培后起兰桂;关怀照顾,重视当代骅骝。
  
荣对辱,喜对忧。玉露对金秋。东京对西贡,蜀犬对吴牛。帆影直,橹声柔。目送对心游。波光清似练,山色翠如流。望去婆娑花近眼,归来摇曳酒扶头。家教需求,生儿无若豚犬;名言谨记,有子当如仲谋。
  
唇对齿,咽对喉。凤尾对龙头。彩车对宝马,竹筏对莲舟。花为障,月似钩。日嫩对风柔。十数株盆景,廿平方小楼。比富还差书万卷,言贫尚有酒三瓯。努力经营,好友分金管鲍;畅谈时事,知音接席曹刘。

蜀犬:蜀之南,恒雨少日,日出则犬吠。 吴牛:吴牛使之苦于日,故月出而喘。 豚犬、仲谋:《三国志》载,曹操云:“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 管鲍:指管仲与鲍叔牙。后称友谊情笃,曰管鲍之交。 曹刘:指曹操与刘备。一日操宴备曰:“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又辛弃疾词:“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侵 韵  
奢对俭,贞对淫。雀啄对虫侵。蜂媒对蝶使,野兽对家禽。爵士鼓,电子琴。白玉对黄金。道浮者自浮,谓沉者自沉。身披华服为人面,腹有奸谋即兽心。假象不长,哪怕千钧作势;开标当众,还是一锤定音。
  
前对后,失对寻。博古对通今。开怀对畅饮,雄赋对豪吟。松郁郁,竹森森。远浦对遥岑。好花须绿叶,独木不成林。惜壮岁寸阴尺璧,爱良宵一刻千金。损人利己,最好抚心再问;后果前因,要有自知之明。
  
功对过,古对今。瑞露对甘霖。名流对巨子,良友对知音。梅花赋,竹叶吟。夏簟对秋衾。倚楼临皓月,傍水抚瑶琴。冬去春回舒柳眼,风清日朗展葵心。屈子忠诚,一曲怀沙悲泽畔;王郎乘兴,三更泛棹访山阴。

怀沙:为屈原《九章》中篇名。 泛棹:晋王微之居山阴,夜雪初霁,月色清明,忽忆戴逵,时逵在剡溪,便乘小舟访之。

覃 韵  
沟对壑,涧对潭。威畅对恩覃。黄童对白叟,侠女对奇男。吟塞北,赋江南。伟论对高谈。海空翻夕浪,山顶涌晴岚。消夏绿荷因雨润,经秋黄菊带霜残。渠道打通,严防奸人聚敛;部门开展,新增小姐公关。
  
高对矮,北对南。积翠对浮岚。耳提对面命,手语对眉谈。菊三径,芝一篮。乳燕对眠蚕。忠言常带刺,良药自无甘。人有私心偏惴惴,胸怀坦荡任眈眈。友朋研讨,相互规箴非是耻;山川览胜,收罗风月不妨廉。
  
荣对辱,喜对惭。雅论对清谈。迎新对弃旧,诉苦对言甘。云似粉,水如蓝。益母对宜男。月圆花更好,雨霁岭浮岚。揪枰劫杀浑然解,文字禅缘了自参。诗圣酒仙,历历家珍自数;骚人墨客,处处风物频探。

公关:近世企业,增设公关(公共关系)部门,多由年轻貌美而有才华的女郎担任。 益母:草名,产妇宜服。 宜男:萱草之别名。 劫杀:围棋术语。

盐 韵  
腥对辣,孔对尖。酱醋对油盐。蜃楼对海市,水槛对山檐。贪夫鄙,直臣廉。武备对文兼。五湖归范蠡,三径隐陶潜。诗以史名怀杜甫,笔经人索念江淹。奸谗当道,三字莫须冤武穆;宵小专权,一言意欲害于谦。
  
宽对狭,傲对谦。淡泊对安恬。天涯对海角,凤举对鲛潜。才八斗,字三缣。诗腻对香粘。春波千顷净,夜月一钩纤。采得百花成蜜后,不知辛苦为谁甜。喜雨喜晴,造物不能千变;为鱼为掌,利益安得均沾。
  
连对断,减对添。举止对观瞻。花前对月下,眼底对眉尖。诗律细,酒兵严。义正对词谦。燕巢依画栋,蛛网挂虚檐。雨涝蚁聚当先卜,雪瑞年丰可预占。法当生效,不作延时旷日;事必躬亲,岂容意懒心闲。

江淹:南朝梁考城人,字文通。少以文章著称。晚年才思微退,诗文无佳句,人称“江郎才尽”。又传:淹,梦人索笔,乃探怀中五色授之,后为诗,即无美句。 武穆:抗金名将岳飞以“莫须有”三字,为秦桧所陷。 于谦:明代钱塘人,字廷益。英宗土木之变,定国策,以社稷安危为己任。后英宗复辟,以“意欲”二字被杀。 鱼、掌:指鱼与熊掌。喻两者不可得兼。

咸 韵  
清对浊,淡对咸。向秀对阮咸。良驹对宝马,启牍对开函。星北拱,日西衔。雪岭对云岩。绿杨莺婉转,红叶燕呢喃。隔开一水常倚槛,盼得三通望举帆。认祖归宗,海外民心思一统;当机立断,三番合作永联欢。
  
能对否,除对芟。战马对征帆。挥豪对泼墨,脱俗对超凡。投金濑,抱玉岩。美德对伤谗。蕊香蜂竞采,泥软燕争衔。恍从弈谱求玄妙,屡向骚坛得指南。诗有别趣,出神入化非关理;未泯童心,姹紫嫣红鬓上簪。
  
贤对圣,苦对甘。翠柏对青杉。烟蓑对雨笠,月舸对云帆。金领带,娇衬衫。竹菊对梅兰。酒债连诗债,长函压短函。方家赐教希无吝,工本何辞手自刊。草率完成,平仄阴阳难协拍;水平所限,鲁鱼豕亥未曾删。

向秀:字子期。少为山涛所知,与稽康、吕安友善。 阮咸:字仲容。解音律,与叔父籍驰名。 投金濑:《舆图记》:“投金濑在溧阳,溧女史氏饭伍子胥处,子胥欲报,不知其家,投金而去。” 抱玉岩:即卞和抱玉而哭之处。 金领带:香港名牌领带“金利来”。 娇衬衫:香港名牌衬衫“蒙特娇”。 鲁鱼豕亥:字形相似,谓有讹误之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