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在地震灾难之前的红梅

画在地震灾难之前的红梅

  每周星期一中午我都要去送仙桥艺术城,高姐在送仙桥艺术城有一个画廊。今天也不例外,虽然天气出奇的闷热,但谁也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我在高姐那里画了一幅梅花,以前都是画的圈梅,今天突然心血来潮,想把梅花画成红色。于是在高姐的指点下,我独立完成了一幅有颜色的梅花。这样的效果虽不及墨梅(圈梅)那般素洁,但是温柔的红色能给视角一种更直接的冲击力,也是一种让我喜欢的美。此画于2点左右完成,我于2点过10分从画廊出来,打算去单位上班。虽然上班时间是两点,偶尔晚去一下也没有什么。上班的地方离艺术城只有10来分钟的路程。我在出来的时候顺便在艺术城买了两刀宣纸。我左手提着好几斤重的纸,右手打着太阳伞。
  差不多走了一半的路程,走在浣花溪公园大门对面的牧电巷口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眩晕,难道是我中暑了么?我边纳闷边发现地面在动,并迅速蔓延开来,再一转身,看到街边的楼房已经“哗哗”地抖动起来。天啦!这是怎么回事?我穿着高跟鞋,左右手都没空,摇摇晃晃地快要站不稳了。再一看牧电巷口一个单位大楼上的“开发水能,惠泽九洲”八个醒目的红色霓虹灯大字在剧烈地摇摆,好象恶魔在恐怖地招手。路上的行人都停下来,“地震了!”有人喊起来。“天啦!地震了?怎能可能啊!”我的心里在疑问着,而眼前的情景又让我不得不相信。我能看见的牧电巷口两边的楼房象筛糠一般地震荡摇晃。“我的妈呀!楼房里的人怎么办?千万不要垮下来啊!”我感到慌乱惊恐,这时面前的绿灯亮了,我迫不及待地打算过街。虽然大地在动,交通秩序还没紊乱。对面是公园,比较空旷,至少比在楼下安全啊!在大难当头的时候逃蹿是人的本能,当自己跑起来,地球的震动相对地显得不那么明显。大地在我的脚下涌动,就象一锅就要沸腾的粥,如果一冒泡地球就将崩裂,如果裂口就在我的附近我也就完了!我不知道我今日的生死,但我知道身在楼内的人更加危险。
  “今天会有人死吗?我也会马上就一命呜呼吗?我今天才学会了画红梅花,以后就不能画了吗?我的字还没有写够,我的画还没有画够啊!我刚买的两刀纸还没有用呢!它们将变成一堆废纸了吗?”杂乱的念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五分钟之后,天崩地裂的震动终于停止,我如释重负。看着依然还在的画,看着它鲜活的色彩,不禁感到庆幸和安慰。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