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惊地震

魂惊地震

每周星期一中午我都要去送仙桥艺术城,高姐在送仙桥艺术城有一个画廊。今天也不例外,虽然天气出奇的闷热,但谁也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我于2点过10分从画廊出来,打算去单位上班,虽然上班时间是两点,偶尔晚去一下也没有什么。上班的地方离艺术城只有10来分钟的路程。我在出来的时候顺便在艺术城买了两刀宣纸。我左手提着好几斤重的纸,右手打着太阳伞。
差不多走了一半的路程,走在浣花溪公园大门对面的牧电巷口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眩晕,难道是我中暑了么?我边纳闷边发现地面在动,并迅速蔓延开来,再一转身,看到街边的楼房已经“哗哗”地抖动起来。天啦!这是怎么回事?我穿着高跟鞋,左右手都没空,摇摇晃晃地快要站不稳了。再一看牧电巷口一个单位大楼上的“开发水能,惠泽九洲”八个醒目的红色霓虹灯大字在剧烈地摇摆,好象恶魔在恐怖地招手。路上的行人都停下来,“地震了!”有人喊起来。“天啦!地震了?怎能可能啊!”我的心里在疑问着,而眼前的情景又让我不得不相信。我能看见的牧电巷口两边的楼房象筛糠一般地震荡摇晃。“我的妈呀!楼房里的人怎么办?千万不要垮下来啊!”我感到慌乱惊恐,这时面前的绿灯亮了,我迫不及待地打算过街。虽然大地在动,交通秩序还没紊乱。对面是公园,比较空旷,至少比在楼下安全啊!在大难当头的时候逃蹿是人的本能,当自己跑起来,地球的震动相对地显得不那么明显。大地在我的脚下涌动,就象一锅就要沸腾的粥,如果一冒泡地球就将崩裂,如果裂口就在我的附近我也就完了!我不知道我今日的生死,但我知道身在楼内的人更加危险。“今天会有人死吗?我也会马上就一命呜呼吗?”杂乱的念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地球震动持续的时间很长,马路上的公交车和其它机动车都象开在船上,坐车的人感觉不太明显,开车的人明显地感到汽车在跳,方向盘都难以把握。平日看起来很大很重的车辆摆动的样子看起来就象儿童坐的摇摇车。
我朝着单位的方向奔跑着,发现很多人都纷纷从大门口跑了出来,看着他们我的心情稍微有些稳定。我马上拿出手机想打电话,发现手机已没任何信号,这时才发现这时很多人的举动跟我一模一样。信号的中断,让人的心情又陷入了一种担忧。
所有的人都在纷纷述说着当时的情景,因为地震很强烈,大部分人都马上意识到并纷纷逃生。有一些文件柜门被摇开,里面的东西掉落下来,甚至有的文件柜倒下来,砸在办公桌上,有的电脑被摇摔在地。六、七楼的同事走出办公室时站立不稳,但都拼命地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下来。
下午情况比较稳定的时候,我回家看了一下,我的大鱼缸里的水荡漾出来把地都打湿了,还好鱼缸没被摔下来;有些柜子的门已被摇开;饮水机倒在地上。我糊里糊涂地收拾了一下,本想把夏装换成秋装,突然有风把门窗吹得“啪啪”作响,令人感到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余震。我要是因为换衣服而死掉多不值啊!连忙拿了雨伞、拣了些衣物就走。今晚准备去一位家住一楼的朋友家避难。
据说当时有不少人因为惊恐而失去理智地从楼上跳下去,结果摔断了骨头。一位中年妇女活活地从十七楼上滚下来,家具的方向完全变了样。一位朋友正在公园喝茶,突然感觉好象有人在拉她的椅子,左右回头都看了都没人,才发现是地震。只听有人在叫:“地底下的水要冒出来啦!”我去学校接儿子的时候他说当时在教室上课时发现桌子在摇,以为是同桌在捣乱,一看发现人家正在认真的听课,这时只听老师大喊:“地震了!大家快跑!”结果他们班的同学都从四楼跑到了操场,师生无一伤亡。还有一个班的很瘦的小朋友突然从桌上站起来,老师叫他坐下,他又站起来,突然大师大喊:“地震啦!同学们快跑啊!”一位朋友的母亲去成都的北门看望老同学,同学的家住在15楼。地震发生时楼房摇晃得很厉害,她们俩个躲在厕所里面抱在一起:“我们太久没见面了,今天只有死在一起了!”
这一夜是多么惶恐而漫长啊!随时都有余震的感觉。一楼的感觉还比较轻微,几楼以上的感觉都非常明显,可以感觉到坐着的沙发好象在被谁推动。当得知有可能出现较大余震的消息时,我们都提前到室外躲避,以防万一。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看电视,这个地震中心位于四川汶川的7.8级地震波及到了全国的很多地区,甚至国外都有震感。因为身处震区,更为迫切地想了解地震的情况。事态的发展越来越严重,令人揪心。听说凌晨4点有强烈余震,3点半左右大家全部打着雨伞出去躲避。我们确实有震感,但震动时间都较短。整个晚上几乎都以看电视为主,以偶尔出去躲避一下和闭目养神为辅。
5月13日的早晨,天不知不觉地亮了,与其说是醒来,不如说是把眼睛睁开。一夜过去感到精神恍惚,人变得有些飘飘然,神经变得脆弱而敏感。随时都有震感,每一次有震感之时就有某处在天崩地裂,房屋倒塌。这次大灾难太真实了,太近了,近得让人不能承受。雨一直在下,想到被掩埋的正等待着被营救的灾民便感到万分悲痛和心酸。最可怜的是那些可怜的学生,地震的袭击来得太突然了,大部分的学生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教室就垮塌下来!真可怜啊!如果当时是课间十分钟,该有多少学生能幸免于难啊!有一所小学的一个班正好在上体育课,结果全班幸存!
今天有两个有强烈余震的消息都应验了,一个是下午3点过,一个是晚上8点过,都出现了6级左右的余震。相近程度的震动为什么成都市区的人员伤死亡较小,而郊县的损失严重?这跟所在区域的建筑结构悉悉相关。地震当时我在街上亲见楼房在剧烈地颠簸,并且持续了几分钟,其震动的剧烈程度随时都有可能倒塌。但是因为抗震能力较强,持续时间较长,而那生命攸关的那几分钟就是逃生的机会!
据说今晚12点到凌晨2点又可能有较强的余震,虽然这只是小道消息,今天朋友家中又有五位老人,也只能有备而无患。我们一行人于11点半带上毯被等保暖用品到附近的麦德龙去歇息,这个停车场有很高很大的金属篷,可以蔽雨。天啦!昔日整洁有序的停车场今日变成了名符其实的避难所。市民把贮货的木板拿来当席梦思,铺在毯子盖上被子就是家。有的准备得不太充分的就用外套当被盖。
我们先为老人找了两个歇息处,再找了一个推车让小孩睡,又给我们自己找了一块木板打算坐着休息。这里虽然淋不到雨,但是风很大,我穿了三件衣服都冷得索索发抖。我们三个女人先是坐在木板上,后来一个个地居然都睡了下去,谁能相信一个1米多长、半米多宽的木板居然容下了三个人!要么用小板凳放在边上当枕头,要么把腿伸在外面。因为深夜很冷,后来干脆把雨衣盖上遮风。三点过后,余震渡过了。因为今天朋友家中的老年人多,我们决定各自回家休息。没有洗漱的程序,倒头便沉沉地睡去。
5月14日8点过,我被手机的铃声惊醒,打来电话的是陈老师。“你现在在哪里啊?”他问。“在家呢,昨天半夜回来的”。我说。陈老师在成都以卖画为生,老家在简阳的贾家,离龙泉驿很近。他说:“昨天下午我回老家看了一下,房子全垮了,据说当时河水都震荡起来,溅到公路上。不过还好,没有人员伤亡。”他的声音完全变了样,哽咽而嘶哑。突然想起一位身在彭州的朋友,发短信询问,结果房屋倒塌,好在老公和小女儿无恙,终于如释重负。
这两天来,难得地睡着了三、四个小时,突然醒来,就再也无法入睡。最近思绪混乱,但总是定格在5月12时3点28分那一刻。我起身靠在床头打算把近日的经历记录下来。写着写着,9点过就感到房屋又在摇晃,我的稍微平静的心又被揪了起来。今早雨过天晴,主观地以为一切都过去了,而事实上余震未卜。虽然有些震动,因为想尽快写完此文,也不太害怕。大概11点左右,房屋又开始摇晃起来,我的木床突然变成了弹簧床,闪了很多下,矿泉水里的水都在晃动。这次的余震动静较大又持续了好几秒钟,把我吓得魂又飞了起来,“不要我这篇文章还没写完楼就垮了吧?”我的心里不得不胡思乱想。今天还不能呆在家里,我确定!于是连忙开始洗漱收拾,打算到附近的浣花溪公园去避避。这时有朋友打电话过来:“你在哪里啊?”我说:“在家呢。”“刚才那一次你没感觉到吗?”她惊问。我说:“感觉到了啦,正准备收拾出门呢!”
我把写了的连着一些空白稿纸从笔记本上撕下,打算去公园继续写。今晚不想去打扰那位朋友了,打算去住在一楼的小姨家过夜。这篇文字就是在小姨家敲出来的,家里的电脑不敢用啊!昨天下午回家一趟刚把电脑打开,打算上网瞧瞧,窗门又“哗哗”作响,显示屏在桌上摇晃,于是马上关机离去。
在小姨家吃过晚饭又拿起笔来接着写,一边写一边看电视。很多地方还在沦陷,无情的灾难还在发生。我对自己处境的恐惧在渐渐地退却,对重灾区的遇难者愈加地心痛。眼看着遇难家属在嘶心裂肺地悲痛,眼泪就不住地流。这场突如其来的天灾,何时才能停息?

2008.5.14

是的,不可言喻的悲哀。

TOP

问好秋蝶!
我每天都非常仔细看了电视,发现倒塌的房子都不是现浇结构,几乎都是横板式的,昨天我两朋友已先期到达灾区,证实我等猜测。悲唉!时代与贫困的悲哀!

TOP

也看了很多地震相关报道,秋蝶身在其中,文字读起又一番感慨。

中国移动的网络是在是太脆弱了,听说电信的小灵通都还有信号的。要是手机信号一直都有,这次地震的损失多多少少会少点。

大城市的建筑都又比较好的抗震能力,却苦了农村的人。

很快就会过去了,现在还有余震,但强度和频率已经在减少,虽然如此,秋蝶也还是要提高警惕哦~

TOP

TOP

也许说甚麽都不能真正安慰你们,请一定要挺住

TOP

没事就好~~~

为死难者哀悼~~

TOP

问候秋蝶,祝福!但愿一切很快好起来!
我们一起前行,分享阳光分享风雨,岁月终将把今天交给昨天,然而心中始终铭记着不老的信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