媵婚制例举与《诗经·江有汜》解读

媵婚制例举与《诗经·江有汜》解读

媵婚制例举与《诗经·江有汜》解读

相与重论《江有汜》,西周美媵叹姻缘。
不看郑笺和毛传,枉读《诗经》三百篇。
     在同广播播音员张惠丽女士关于《诗经·召南·江有汜》正确解读问题的讨论结束后,我随即给她

赠送了这首总结诗。诗中的“毛传”是指汉代毛亨为《诗经》作的《毛氏诂训传》(也包括《毛诗序》)

;“郑笺”是指东汉郑玄又为“毛传”作的《毛诗传笺》。《毛传》和《郑笺》是研究诗经的重要训诂学

著作。
     《江有汜》原诗是:——
     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
     江有渚,之子归,不我与。不我与,其后也处。
     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
     张惠丽女士向别人借的《诗经》(现代人的注解版)上说,这首诗的主人公是一位失恋的男子,诗

中抒发了自己被“踹”的怨愤之情。而我所拥有的版本上解释为一位“弃妇”对负心男子的怨恨,大意是

:“江有倒流水,那人又娶妻,不与我相随。现在不要我,以后必后悔。”在第一次讨论中,总感觉这两

种解读都非常别扭。随后,去查阅《毛传》和《郑笺》,才知道,现在一些新出版的书真是误人子弟,极

不负责任。
     诗前原有小序:“《江有汜》,美媵也,勤而无怨,嫡能悔过也。文王之时,江沱之间有嫡不以媵

备数,媵遇劳而无怨,嫡亦自悔也”;《郑笺》:“妇人谓嫁曰归……嫡与己异心,使己独留不行”;唐

·孔颖达:“嫡妻往归之时不共我以俱行”(以上均见《毛诗正义》)。朱熹《诗集传》:“是时汜水之

旁,媵有待年于此,而嫡不与之偕行,其后嫡被后妃夫人之化,乃能自悔而迎之”(《诗集传》)。清陈

奂进一步将之具体化为“美媵”,“媵有贤行,能绝嫡之嫉妒之原故美之。诗录《江有汜》,其犹《春秋

》美纪叔姬与嫡”(《诗毛氏传疏》)。
     以上各家注解已经说得很清楚,这首诗的女主人公是一位没有跟随“嫡妻”“同归”(即同嫁)的

“媵”,全诗以“江有汜”起兴,反复申述,大意是:不让我陪嫁,你会后悔的,你就痛苦去吧,你就一

个人哭去吧。诗中“有”字为语助虚词,“汜”、“渚”、“沱”都是具体的水名,“以”、“与”、“

过”都是动词,表示“陪同”(随嫁)的意思,此不赘述。
     但是,在第二次讨论中,又生发了新的疑问:既然没有被陪嫁出去,又有什么可怨恨的呢?难道女

主人公就那么喜欢作“媵”吗?
     这就得追溯一下商周时代的媵婚制文化。《周易·归妹》中就有商周时期媵婚的记载,如“帝乙归

妹”、“归妹以娣”、“归妹以媭”、“归妹愆期”。“归妹”,即出嫁少女,借女子出嫁来阐明男女婚

嫁和人类繁衍之事。这里的“娣”和“媭”其实就是“媵”的角色。媵婚制的具体形式就是出嫁者的妹妹

、侄女同时随嫁到男方。《仪礼·士婚礼》云:“媵,送也,谓女从者也。”郑玄注:“古嫁女必侄娣从

,谓之媵。侄,兄之子;娣,女弟也。”从这里可以看出,“媵”跟“妾”一样,相当于俗话说的“小老

婆”,不同的是,“媵”与“嫡妻”有亲缘关系,而“妾”与妻不必有这种关系。
     《春秋公羊传·庄公十八年》:“媵者何?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媵之,以侄娣从。……诸侯一聘

九女。诸侯不再娶。”这是古代史书对媵婚的记载,具体来说,就是诸侯娶一国之女为妻(即嫡妻),女

方以“侄”或“娣”随同出嫁,同时还有两个和女方同姓侯国的女儿陪嫁,也各以侄或娣相从,这就是所

谓的“诸侯一聘九女”。这些随嫁的女子统称为“媵”,相对于嫡妻而言,她们就是庶妻。关于“九女”

之“九”,好多人认为是表示数量多,不必坐实。其实,古代史书尤其是《春秋》等书记载史实是非常严

谨的,“九女”是这样计算的:诸侯娶某国之女为妻时,女方两个同姓之国也各送一女从嫁,此二女称为

“媵”;这样已有三女,而此三女又各有两女(侄、娣)陪嫁过去,这样就有九女,也就是所谓“一娶九

女”、“一聘九女”。按照当时的礼俗,“诸侯不再娶”,嫡妻死了,就由媵顶替。
     媵婚制不仅是一种单纯意义上的婚姻制度,它有着更为重要的政治和文化意义,通过这种婚姻关系

的缔结,既可以加强诸侯贵族之间的政治联盟,又可以繁衍种族、增加人口数量,在当时以农业为主业的

宗法制社会中,没有比这两者更重要的了。
     在贵族家庭,做“媵”的女子一般在八岁时就“备数”了,亦即正式明确身份。何休注《左传·隐

公七年》“叔姬归于纪”条:“叔姬者,伯姬之媵也。至是乃归者,待年父母国也。妇人八岁备数,十五

从嫡,二十承事君子。”身份早已明确却不让她陪嫁,作为“媵”的女主人公,当然感到十分委曲,而且

这种做法违背了当时的礼制,对嫡妻本人来说也是不利的。所以,诗中的女主人公予以委婉的规讽,语气

中似乎劝说嫡妻回心转意。从这种怨而不怒、含蓄敦厚的态度也可看出,女主人公不愧是个“美媵”(此

处为断章取义,是说她的诗和心态符合儒家礼教所倡导的美德。而诗序中“美媵也”的“美”意为动词“

赞美”)。从诗前小序说“嫡亦自悔”,可知这首诗是有真事所本的。
     其实,在《诗经》中还有五首诗反映了媵婚制文化,即:《召南·鹊巢》、《邶风·泉水》、《卫

风·硕人》、《齐风·敝笱》和《大雅·韩奕》,研究者或称之为“媵嫁诗”。
     孔子说过:“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那么,后人在解读《诗经》时,也应该树立正确的

心态和严谨的精神,做到“无邪”。所谓“邪”就是“歪斜”,常言道:“歪嘴和尚念经——说不出一句

正经话。”时下,部分浮浪文人就如同“歪嘴和尚”,在没有认真研读、思考经典本义的基础上,拿来文

本,翻开字典,胡乱解释,任意发挥,沽名钓誉。比如,有人注解先秦文献时,以秦汉以后才产生的字意

去翻译文句,并在错误的基础上“妙笔生花”,泛滥邪说,迷惑时人。在第三次讨论中,对于这种华而不

实的文风也予以批评。由此可见,好学深思,寻根问底,实事求是,认真负责,在治学中非常重要。
瓠匏斝觯酢酬奇,
山水琴诗点染痴。
才不才间身寓寄,
子娇娆些我心怡!

顶一下,继续学习去。
残更煮酒听秋雨,晓月寒风洗碧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