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忘不了,你那粗黑的麻花辫子

[原创] 忘不了,你那粗黑的麻花辫子

 忘不了,你那粗黑的麻花辫子

                              何小龙                
    她的美,无须描述,反正像是从画里走下来的,个头高挑,两条长且粗黑的麻花辫子,随腰肢的扭动,有节奏地摇摆。而她的脚步总显匆忙,从没有为一些闲事停留。为闲事停留的,是那些围着锅台转的家庭妇女,还有包括我在内的待业青年。
    她真有志气,高考落榜后继续复读,攻读音乐专业。有几次,我到郊外闲转,瞅见她苗条的身影,闪现在树林里,她在咿咿啊啊练嗓子。我迷离的目光,在她的麻花辫子上荡了无数次秋千后,开始魂不守舍了。
       
   其实,在学校时,我就注意到她了,我读高三,她在高一。记得有一次,学校组织全校学生看电影,电影尚未开演,剧院里吵吵嚷嚷的,我坐在靠后面的座位上,正东张西望呢,目光突然就直了,定格在她清秀的眉眼间——她坐在前排,转身和后面的同学说着什么话,一脸的笑容,一脸的灿烂!以后,出入校门,我时不时会看见她,人都走远了,抓住她麻花辫子的眼神,还不肯溜下来。
   幸运的是,父亲调动了一次工作,成为她父亲的同事,且我家与她家相邻,同走一条小巷,共用一个水龙头。
 
   中午或下午,一听到她洗衣时和别人的说话声,或无意中瞅见她打水的身影,我就会装模作样地提上水桶,朝水龙头走去。母亲夸我变勤快了。
   她唱的歌特别好听。一天下午,大概是三四点吧,我正翻看一本书,忽听有歌声传来,是《军港之夜》。刚开始,我以为歌曲是从谁家的录音机里飘出的,但侧耳细听,原来是她在唱歌,标准的女中音:  
  “军港之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
    耳熟能详的歌曲,经她一唱,咋那么有味呢!我感觉,她的演唱水平,并不比苏小明差。
    我索性放下书,走出房屋,站在院里闭目聆听,仿佛,足下的大地变成温柔起伏的海洋,自己幸福成战舰上进入甜美梦乡的水手......
    我再也控制不住涨潮的情愫,悄悄解开理智的缆绳,让感情的小舟起航,驶向她的海洋......
          
    待业期间,我的青春岁月苍白成一张白纸,轻飘飘的。为打发无聊时光,我甚至混在娃娃堆里,和他们打扑克,玩弹球。玩弹球其实是一种“小赌”,玩法是这样的:在距一面墙4米的地方画一条线,然后几个人从墙根碰弹球,按弹球接近线的远近排列名次,第一名先打,如果打不上别人的弹球,就轮到第二名打,依此类推,谁的弹球被打上,谁就得支付1角钱。娃娃中有一个是她弟弟,12岁,小家伙也长得眉清目秀,肤色白净。一天,他来找我玩,我从抽屉里抓出一把五光十色的玻璃弹球给了他,他高兴极了,捧在手里反复端详、把玩,反复问:“真的全给我了?”
   “当然。”我亲昵地抚摩了一下他的头,然后对他说:“你帮我办一件事?”微笑里藏着诡秘,我感到脸发烧。
   “啥事?”他不经意地问道,继续玩耍弹球。
   “有件学习上的事,我想向你姐请教,可最近老碰不她,只好写到这封信里了,想让你转交给她。”说着,我从床铺下取出早已写好的信——具体说,是一封言词朦胧的求爱信,递到他面前。
   “我当啥事呢,这好办。”他拿上信,蹦跳着跑出去,装在口袋里的弹球哗啦哗啦响。

   一连几天,我神思恍惚,坐卧不宁。我慢慢地走出巷道,在巷道口呆立一会儿,又慢慢地走进巷道,但如此往返,张望的目光,总是瞅不见她婀娜的身影。莫非,她看到信生气了?有意躲着我?我躺在床上,抱住脑袋,胡思乱想。
   一天中午,水龙头边,有人洗菜,有人打水,弄出一片水声,刷拉刷拉的,但尽管如此,我敏感的耳朵还是从水花四溅的响动里,捕捉到她的说话声,遂迅速提上水桶要去打水,但走到院门口又犹豫了,继而返回,把水桶放下。我怕此刻彼此的目光相遇,会让她难堪,白净的脸颊泛起两朵绯红的云。
    当晚,月光明亮。大概是九点多钟吧,我步态稳稳地从巷道里往出走,经过两家关闭的大门,要走过她家门口时,突然听到她唤我的名字,声音柔柔的,含点羞怯。我愣神的瞬间,只见她从半开的门里闪出来,将一封厚厚的信塞在我手里,迅速退回关了门......
    似乎全世界响彻了我的心跳声。我感觉,那晚自己心里的夜色,也被意味深长的月光冲淡......
    我拉亮台灯,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取出折叠的信纸,但没有马上看,而是撑开信封,目光在里面搜索着,怕遗漏了什么东西,比如照片。查看没有照片后,我才庄重地展开信,眼睛立刻就被一行行娟秀的字迹粘住了。我一遍一遍读着她的心声,她的规劝,直到波涌浪翻的心情逐渐恢复平静。
    她在信中说:......像你这样给我写信的已有好几个人,我都没有理睬。我觉得,现在不适合谈论这方面问题。作为一名复读学生,我要珍惜时间,任何事情都不能分我的心,我一定要考上大学,否则,我无颜面对父母,你不知道,他们寄予了我多大的希望啊。你在信中写的小诗挺好,说明你还有文采,你应该继续复读,或者参加成人自考,总之,你再不能贪玩了,不能自暴自弃了,这样荒废光阴是对青春、对生命的自残......好了,信就写到这里,我该复习功课了,顺便回赠你一首小诗,请不要见笑:
         只要你是一条清澈的小河,
         就会有鱼儿向你游来;
         只要你是一棵生机勃勃的大树,
         就会有鸟儿飞到你身边......
        
    我的第一次朦胧恋情就这样画上句号,而我的心湖,依然有一圈圈涟漪泛起,没有止息。是的,我有过失落,但我不怨她,也没有理由怨她。相反,她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更加高大起来,我为自己能够慧眼识珠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她是一位多么与众不同、超凡脱俗的清纯女子啊!

   翌年,复读两年的她,终于圆了自己的梦——考上西北师大音乐系。听到这个消息,我在内心里向她献上我的敬意和祝福!更加坚定了自学的信心。
   后来,我听说她大学毕业被分配到省城一所中学任教,不久就成了家。我呢,逐渐走上文学创作道路,10多年后加入甘肃省作家协会,并由于自己在当地有一定影响,被平凉日报社破例招聘为记者。

    有人说,好女人是一所学校。这话我信。我能够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与她当初的规劝、勉励不无关系,她那牵引我目光的麻花辫子,代表青春和美的麻花辫子,一直在鞭策我向事业的高峰攀登。
   霞,你在他乡还好吗?日子过得舒心吗?我时常在心里问候她,祝福她,记忆中时不时会浮现出她那两条长长的、粗黑好看的麻花辫子......

纯真可爱的友情,感动![em01][em01]
<FONT color=#663399>把所有的字符都串成一首乐曲。独依一窗月影若水,拟柔和之情愫,倾万千忧柔心语,怀抱琵琶弹奏一曲清丽婉扬的梦之恋歌。。。。

TOP

朦胧~

TOP

再读~[em01]
我们一起前行,分享阳光分享风雨,岁月终将把今天交给昨天,然而心中始终铭记着不老的信念。

TOP

想起了一首歌,郑之化的麻花辫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