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寻诗中仙

醉寻诗中仙

月笼星淡,暮色缱绻。     一杯薄酒入诗肠,已是微醺,飘逸与迷醉的情绪沉浸在千年梦魇的困扰中,千里马老死于槽枥之间,然伯乐何在?
    嗅着千年老酒的气息,我在一路找寻着你,是的,今晚我落泪了,因为我感受到了你酒坛中浸泡了千年的孤寂。
    居士呀!告诉我该如何走进你?
    一份与生俱来的潇洒使你散发弄舟于天地之间,一生梦伴千回醉,美酒入豪肠,吟得三两诗句,豪放与洒脱,昭然自身的浪漫情怀,宛如幽幽的月华,醉倒了半个盛唐。
    不知是酒成就了君的诗情,还是诗映衬了酒的酣醇?
    读君的诗如瘦月,月影清寒,缺月挂疏桐下是君对影成三人的忧伤;读君的诗如盈月,抚长剑,一扬眉,冲天鸿志自吟自唱;读君的诗便也成了那一轮明月,梦回唐朝。
    在寒冷的冬夜,举首遥望天边的明月,凝出一壶浓浓的乡愁。
    闭上惺忪的醉眼,君的狂笑声还萦绕于耳边,清瘦不足七尺小小的背影行走在千年的蜀道间。
    你不是剑客,却有一股英雄所不能及的胆略与气魄,性格傲岸的你又岂能摧眉折腰事权贵?唯有遨游在青山碧水之内,寄情于诗酒之间月下花前。
    你于名山大川之内,将万千的才情泼墨在阳春白雪的诗笺上,张扬在醉酒躬身捞月的欣喜中,忘情入水后又自在地驾起了一头飞天的鲸。
    千百年的轮回,不知有谁在收集君残损的诗稿?不知谁在拾拣君凝固的血泪?谁在推崇君骨骼深处的硬度?更不知谁在等待与君对饮的狂放?
    今夜,你应身在何处?
    你是在长安街酒肆,在洛阳宫阙阁楼,在边关长草城亭,是在春江花月之夜的江边 ,还是在崎岖难行的蜀道上?
    思念随着琴弦跳动,找寻你,是我毕生的信仰。
    今夜,你又醉了吗?带着满怀的惆怅。还是你已睡了?揽着这一地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