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三不”男人,更拒绝做“三不”男人

拒绝“三不”男人,更拒绝做“三不”男人

拒绝“三不”男人,更拒绝做“三不”男人
三不主义大多属于男人的专利,女人居少数。“你就是个三不主义的男人,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一年前我的好友对我这样说。当时这句话形容我是很贴切的。这样好吗?我自己不知道。但至少一点,这样的男人肯定是欲望高而且又不负责的男人,在潜意中总想着不劳而获,总想着哪天天上掉下来馅饼正好掉在自己跟前。经过这一年的时间,我明白了。做一个“三不主义”男人是很可怕的。真正的朋友不会有,知已更不会有。工作上也不会有突破。顶多只是完成自己的浅短的目标,没有大的做为。因为在这类人的思想中,就没主动的去建立自己的目标。感情上,如果爱上一个“三不主义”的人,八成是上辈子做的孽,上天这辈子要惩罚。爱情是奇怪的,明智对方不值得你爱,但却又控制不住去想他。但最终你不得不成为他的情人之一。奉劝这类的你,保持理智,慢痛不如快痛,来个快刀斩乱麻。远离三不主义的男人。

大男人也需要安慰

春风带着寒意,将旷野的黄沙卷到空中,带过村庄,吹到城市的每个角落,人们像小鸟一样躲进属于自己的小窝里。给寂静的夜增添一丝孤独与凄凉。
庆幸自己从低谷中走了出来。看到身边一些仍在迷茫的朋友,希望他们也早日能走出误区,快乐起,幸福起来。偶尔朋友们会约我见面或一起吃饭,他们希望和我聊天,希望我能帮他指点迷津从而摆脱目前的状况。其实我能做的,能帮到他们的最多也只是倾听。幸福只是一种精神状态。满足渴望,满足目标,都是幸福的条件。但在追求这些目标的道路上用心的感受这种感觉才是幸福的过程。最早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有一百万,想必到那时我一定会很幸福,慢慢的我发现即使我有一百万,我仍会像当时一样感觉不到幸福。身边太多的例子,我的一位客户聊天中,他诉说着年轻时的目标,以及过去年龄段不同的感受。当初他和我的目标几乎一样,希望自己拥有很多的钱,但当他真的拥有了这些后,发现自己仍然很穷,比着那些千万富翁,亿万富翁,自己拥有是那么的渺小。其实现在这些道理在人们心已经耳熟能祥,但真能体会的,除了那些亲身经历的人外很少了。知道这一点无所谓,真的明白这一点才是走向幸福的基础。很多人看上去很懂得生活,正因为这些人懂得珍惜,一般情况下一边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一方面感受这努力的过程。
二栓,大学时跟我同窝在一间小屋里,每天早早的去上课,深夜回去休息,体力强度不比干农活轻松。他当时的愿望是能成为一名作家。每天利用课余时间写文章和诗。我当时很受他影响,他身上有股任劲是我很想有的,所以我常常受他影响,一次次的在这方面超越自己。毕业后的今天,我见着他生活的并不开心,想想也是,当一个视金钱如粪土,有理想,有追求的人,不得不去面对一日三餐和满足女朋友生活需要以及虚荣的时候,往往不得不放弃理想和追求。也就是在这个转折时候,会陷入彷徨。并且他是个要强的人,自己的苦不愿让别人知道,特别是自己的亲人。每次我见到他的家人,他们都很急切的问寻他的情况,所以他也是孤独的人。他长的不很帅,又常在外面跑,黑黑的,即使勉强装做坚强的微笑,也我觉得心疼。他并不像别的朋友那样,遇到压力时候会说出来。他就是这么有任劲。所以我常主动的约他见面聊天。上周末,我终于忍不住拉着他坐下和他聊天,我希望他能看得清自己的状况,当局着迷,旁观着清,我看到他也许比他自己清楚。当我说一些关于他的情况时,他默默的听,说到一些调节自己的方法时,他像个小孩儿似的用心的思考我的话。也许这就是朋友的作用吧。我希望自己是一面镜,他可以通过我看到自己的优点和不足。我也希望我努力像一支蜡,用我的付出来照亮他前面的路,驱散他的迷茫。一下午时候我们聊得很好。效果也很明显。这可能是我唯一能帮到他的。
网站建设,虚拟主机,域名注册,VPS 超空虚拟主机,QQ:320095010

TOP

天阴沉了几天,早上醒来窗外有些湿,分明是昨天下了小雨。温度不高也不觉冷。很舒畅。
阿友电话里说这个月29号他岳母在家摆酒席,宴请亲朋好友。他希望我能到。阿友是个要强的人,跟我是同学,上学时我们结拜兄弟,他是老大,我们都喊他友哥。兄弟们都认为他是干大事儿的人,在老家学校那个圈子里小有名气,学校老师,学生,生活小区,甚至几条街上的老板都会给几分面子。阿友从农村出来,学习很刻苦,成绩很好,脾气倔强但很仁义。我们上学时常逃课,领一帮子人找地方玩儿。这些人成绩都不好,唯独他每次考试班里总是第一,二名。老师们没有不知道他的。因为成绩好,每次还能拿奖学金,他常不去上课老师也没怪过。我们把根据地定在大头家里,隔三差五的买上几瓶酒,几个菜,趁着大头父母不在,打开那套相当牛的K歌专用的音箱,天浑地暗的疯狂放纵。
这些年大家各奔东西,联系也少了。听说阿友没再继续上学,而是去了姐父所在的单位,并且随单位出国打工去了。他做建筑行业,去了一年,吃了不少苦,但是回来后挣了第一桶金,回国后他来找我叙旧,说自己挣了十几万块辛苦钱,想找地方投点资。后来他跟我的意见都是干个饭店,当时饭店的生意都很好,应该好赚。后来他回开封和另一哥们干起了饭店,而我也是在郑州和公司的几个哥们打帮干起了饭店。想起来生气又好笑,三个月后我把饭店关了,根本不像我想象中的赚钱。三个月三万块钱打了水漂。后来我听说阿友也是干了不到半年,也不做了。像我们这样的人根本踏不住套,不是干辛苦活的料。
有些事情我不很认同他,比如,他个性太强,好记仇。并且一担记仇就很少再能原谅。而且他一向对兄弟朋友们很够意思,如果反过来朋友对不住他,他也会记得清清楚。这一点我自叹不如。虽然我不太攒同他这些个性,但我们还是很好的兄弟,必经这些年我们很少联系,心里对他的感觉还停留在上学时代那个充满活力的上劲小伙。过年时我回开封约他出来吃饭,第一次见着他女朋友,听他说,他把挣来的钱买了套房子,单位有活就去干,没事就在家闲着。他仍然显得很郁闷,把心里压抑很久的不快都倒出来。比如开饭店时遇到的烦心事儿。家里闹的不愉快。我印像最深的是他竟当着女朋友面说起她的不是,而且相当严厉,像训个不懂事儿的小孩儿。说她如何如何对不起他…..但是今天他们还是在一起了,并且这个月就要摆酒席了。
晚上只剩我一个人,很少会一个人单独的呆着,我仍住在公司的空房,老孙在我隔壁。通常即使我们累了很少说话,但有人在身边也不会觉得孤独。忙完手头的活,不知道该干什么,在网上找个电影,百无聊赖的打发时间。随着QQ闪动了头像,好想找个人来陪我。发信息的是个女孩儿,也是很久前的同学,年前时见过一次,女大十八变的她漂亮极了,而且属于少言寡语、容易害羞的一类。这些年没联系过,我几乎不记得她了。我开玩笑似的要她来陪我吃饭。后来却扯出了很多不话来,愉快的,不愉快的说了很多。我已经和培登记结婚了,但没摆酒席,按老家的习俗,没磕头就不算真正的夫妻。但对我来说,培早已经是我的一部分。我愿让她过得好好的,快快乐乐的。也许正是因为提前进入了婚姻的状态,心里似乎难以平衡。
在很多朋友看来我桀骜不驯,高大帅气,又爱玩笑,一定有很有女人缘,其实不然。其实这社会想搞出点什么事儿很容易的。但我心里似乎早把“激情”判了死刑,对于感觉我无心也无力。最好的方式就是这么平平淡淡的。对于平时的一些暗视,我当是友好与信任,慧心一笑而了之。孤独能改变一个人的想法,人长时间孤独能被击垮。这一夜几乎没能合上眼睛,我在思索着这是怎么了,具然想要去愉悦这个坚持以久的所能承受的范围。
天亮了,我仍然一个人,在窗前看着外面湿露露的地面,我笑了。
网站建设,虚拟主机,域名注册,VPS 超空虚拟主机,QQ:320095010

TOP

最想说的这件事是关于我们所在乡派出所的事。

最想说的这件事是关于我们所在乡派出所的事。    在开封东郊土柏岗乡(现在已划为开封市顺河区)最近发生了这么件事。听说火电厂要占某个村子的地用来修蓄水池,预计要建在我们村,村民听说这事儿后有两件最突出的事儿:一是把鱼池边上围上一圈石棉瓦改为了养鳖池,二是结婚签户口的人明显比以往多出许多。这么做很明显就是为了能多分点占地款。而我多少也受了这件事儿的影响,本来到了结婚的年龄,正商量着什么时候办婚礼,遇上这事儿,被我妈施加压力,按她的话说,这事可遇不可求,遇上了不抓住机会就太傻了。
    07年底,我和媳妇终于办理了登记手续,然后就按着国家政策办理户口转签。在我们那儿流传着这个说法:“登记容易,牵户口难”。在网上查了一下相关的法律政策,牵户口要办理的手续,方法其实很简单,带上结婚证,在我媳妇所在的派出所开一户籍证明,然后再到我所在的派出所申请一个户口准牵证明(其实我觉得第一步可以省去)。然后到媳妇所在派出所办理户口牵出证明,最后到我所在的派出所入户即可。结果我办理这件事儿的时候让我第一次对“登记容易,牵户口难”这句话有了深刻的体会。
    村干部告诉我说:“牵户口不太容易,可能你要交点钱会快些,大概半个月可以办好。不然可能要等上两个月、半年、一年、甚至更常时间。”我对他的这么说有点半信半疑。我觉得现在国家正在建设新农村,农村的政策,农民的法律意示比以前有很大提高,政府也正在向着服务型转化,在我们这里存在这样的事儿几乎是不可能的。
    到我所在的派出所(土柏岗乡派出所)问情况,户籍室两位女警检查了一下我的证明,说我媳妇跟我的户口不在同一个辖区,办理起来麻烦,并且问我是不是因为要分占地款急着牵,我很无耐承认了。婚姻上加上层关系,总是让人别扭,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家里确实拿这个理由来说事儿。
    女警告诉我说“现在你们这种情况很多,你们那儿的户口都不好办,你要想办得快交200块钱,我给你办着试试,办成办不成我也不好说,要是真办不成我还把钱退给你。”
    我问:“我没听说过按程序牵户口还要交200块钱呀,如果交了,你说的能办的比其它的快,具体能有多快?平时牵我们这样的户口正常的得多久?”
    女警说:“你们俩的户口要是都在咱们这辖区,现在就可以给你办完了。”边说着她边拿出一些办牵户口人的资料在我眼前晃了一下。
    我明白她的意思,但是我不想交这200块钱,200块钱对我来说不疼不痒,但是如果是乱收费,这样一来明显是“助纣为虐”。我媳妇看我不说话,靠近我身边对我说:“交了吧,你不是心疼了吧?”我觉得很可笑,拿了200块钱递过去,对女警说:“希望尽快办好吧,都挺忙的”。
    女警笑着说“现在到年底了,市里上级部门都冻结户口办理了,这钱你格在这儿,我们尽量办,要是办不好,这钱到时候退给你。”
    我没接她的话,只是要求她给我写个收条:“按规矩,得给我开个证明吧。要是办不好我也好找你们,这么多人,以免你们不记得我了。”
    女警听我的话,楞了一下:“你想要啥条子?我们从来没开过,你也太小心了,想得太多,把心放肚子里吧,不会不记得你的。”明显的她们是不想给我开条子。另一位女警走过不耐烦的说一句:“这是给你们办事儿,你还不相信人,过于谨慎了吧。”
    这时我彻底明白了,收这钱肯定是不合法的。媳妇无耐的看了我一眼,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认了吧。钱就么稀里糊涂交了,后来我越想越不舒服,并不是我心疼这点钱。我想到的要是我们这儿的农民们都遇到这样的事儿,这事儿就是小事儿了。这就关系着整个村子,甚至整个辖区村民的利益了。现在政策好了,每户农民每年可以领到20来块钱补助。农民种地本来就不容易,一年下来也如剩不了几个钱。这一年结婚的不在少数,每户要牵户口拿出来200块钱,这样一来政府对农村的好政策就被抹杀了。
    半个月后,第一次,我在郑州打电话到老家户籍室:“准牵证明办理如何了?”
    对方称“办理户籍的负责人不在。下周一再打。因为是周五,周六周日不办公。”
    到了周一我又打电话:“准牵证明办理如何了?”
    对方称:“负责人去市里开会了,明天再打吧”。
    第二天我再打电话:“准牵证明办理如何了?”
    负责人电话里告诉我:“快办好了,明天你过来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请假从郑州赶回开封,到派出所后,女警告诉我“负责人去市里拿文件了,明天或后天你再来吧。”
    我耐着火气跟她说:“我们约好今天来的,我在这儿等着得了。就等着她回来为止。”
    女警说:“等着也没用,你最好明天来吧。”
    很无耐,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第二天,我见到了负责人,她终于把准牵证明给我了。并且告诉我说要到我媳妇儿所在派出所办理户口牵出证明,然后再到我们这儿入户就可以了。
    我到媳妇儿所在的袁坊乡派出所,户籍室民警民警是男警。他们正在开会,我等了一会儿,看他出来,好像是去厕所。他问:“你干什么呢?”我说明来意后,男警很快的把证明给我办好。我想同样是户籍民警给人感觉差别怎么这么大?
    然后我到我们派出所,交上证明,女警看了一眼,一下给我近似于扔过来的动作,把证明还给我说,“你没拿女方户口本和照片吗?”
    我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小孩儿一样,怪自己怎么这么笨....想想她的口气又觉得自己像个罪犯一样。我说:“我不知道还要这些呀?”其实我想说:“你们之前怎么没告诉我要这些东西呢?我们这些平民百姓难免会不知道这些流程和所需要的东西....”说多了也白说,我给媳妇打电话,她家的户口本在她那儿,她的照片我这儿也没有。媳妇儿请假从另一个城市赶回来把本和照片交给我。
    终于,这才“顺利”的把户口成功的牵过来了。接着还有一件事,让我彻底的服气了这两位女警:女警看到我用的是老版身份证,告诉我需要办理新版的,交20块钱,照张数码照片,2个月后就可以领到。
    两个月后,我去领证,对方让我拿出领取凭证条子(我记得办户口时她们说“不会不记得你的”),也就是办理时开的那张条子,条子上写着姓名,公民身份证号码,承办人,受理时间为:2008年01月08号,领证时间:2008.3.7。
    3月7号那天我去了领证,女警看了一眼:“你们这批都没办下来,过段时间再来吧。”
    我问:“再过多久?”
    “现在没办下来。”她并没说具体日子。
    “那我再过两个月来应该可了吧”我没等她说完就接着她的话说。
    “可以”她说了以后顾不上我,就去忙其它的了。其实我想着她会说:“要想快,交200块钱会快些。”很庆幸,这次她没这么说。
    这件事过去几个月了,总让我念念不忘。偶尔夜里睡觉我还会梦到这次经历。
    昨天老家朋友婚礼上,我又听到了“登记容易,牵户口难”。虽然现在占地的事儿已经黄了....
    我问过几家牵户口的,他们都认为牵户口交200块钱是正常的收费。
网站建设,虚拟主机,域名注册,VPS 超空虚拟主机,QQ:3200950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