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诗三步曲:继承、模仿和创新

我的学诗三步曲:继承、模仿和创新

我的学诗三步曲:继承、模仿和创新

    在我的学诗生涯中,一直坚持继承、模仿和创新这样一条循序渐进的道路。在我看来,和其他任何事

物的发展规律一样,诗歌艺术的发展也要走曲折的螺旋式渐变进程,灵感或天赋只是前进过程中意外的收

获,不能过分依赖,也不可守株待兔。而埋头苦学,勤奋钻研,认真创作才是正道。人常说某人的诗自出

机杼,自成一家,不拘泥古人,不陈袭老套,自铸伟辞,自辟妙境,这种溢美之辞往往充满了主观感情。

其实,只要你仔细研读他的作品,会发现宣传或广告效应与实际情况相比总是有些差距,赞美的调子总是

拔得很高。你还会发现,他写得最好的诗往往是继承传最扎实、创新最刻意的。

    继承和模仿可合称为承传,继承首先是一个态度问题,只要你心悦诚服地承认了古人诗词的这种格式

,肯定其创作方法,服膺其艺术成果,你才会脚踏实地地去模仿,进而把你的模仿行为传递给别人,发扬

光大,吸引更多的人开拓创新,国学精粹才有望恢弘。没有继承,就没有模仿;不去模仿,就无法继承。

这两者存在辩证关系。同理,没有承传,就无从创新,创新就没有基础,无本无源,无从着手;不去创新

,就难以承传,即使勉强做为,也只能是停留在流传的肤浅层次上,流传日久,必将零落衰残,以致灭绝

。其实,只要你着手承传(比如,你模仿某种格式写了一首表达自己感情的诗),就势必会进入创新状态

,创新成功与否那是水平问题,但创新不可避免地存在于整个创作过程中。生物学上有一对概念叫遗传和

变异,可以非常恰当地与承传和创新类比一下。没有遗传,就没有变异,变异建立在遗传的基础上;不发

生变异,遗传就无法进行。辩证法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应用的法则,比如,不立足实事求是,就无法

解放思想;不解放思想,就难以实事求是……等等。不必赘述,道理非常明了。

    这里,我举一个自己的切身例子,来谈谈诗词创作中承传和创新的关系,证明两者是须臾不可分离的



    有一天,我模仿李白《登金陵凤凰台》,写了一首表现嘉峪关城楼“击石燕鸣”传说的七律,水平当

然不如李白,但感觉模仿行为本身是成功的,也就是说,所模仿的格式像迷宫一样,有无穷无尽的活力和

境界。原诗如下:——

    七律·嘉峪关城燕鸣石

    燕鸣石上燕盘桓,燕去石鸣天气寒。
    柔远楼台斜日黯,将军府邸古筝残。
    黑山烟雾空凝涩,白雪容颜微染酸。
    燕语殷勤石更瘦,一弯冷月挂雕栏。

    诗中“燕”、“石”各重复三次,“鸣”字重复两次,但第五句“语”字是重意,也是“鸣”。诗中

描绘了冬季黄昏以后燕鸣石周围一派苍凉寂寥、冷落荒寒的情景,主观上表达了自己听了那石头发出急切

而凄楚的燕鸣声的感觉。当然,水平受才力和灵感限制,意境高下也是水平问题,但意境总是有的。如果

,不考虑承传因素,可以把这首诗的格式暂名为“燕石格”。

    再来看李白《登金陵凤凰台》诗:——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李白诗中三“凤”、二“凰”、二“台”,看来,这种格式的特色是以叠字取胜,叠字除了在字面上

反复强调主题“凤凰台”之外,还有加强语气和美化韵味的作用,更有一种绝妙的效果,那就是这种句式

能唤起人们物是人非、时序代换、昔盛今衰、恍惚如梦的感慨。这种主观感慨一旦和眼前历史陈迹发生关

系,诗的意境就豁然而开,至于开辟的深浅、大小、远近等,除了与所咏之景物有关外,还与情感的强烈

程度、才力的高低水平以及气质、秉性、胸怀等皆有关系。这种格式的生命力和表现力是值得肯定的。此

处暂名为“凤台格”。

    其实,李白这首诗也是模仿了别人的格式。传说李白登上黄鹤楼,未曾吟咏,就看见了崔颢《黄鹤楼

》诗,读罢叹道:“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于是,不再题咏,慨然而去。且看崔诗如下:

——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阳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这首诗中三“黄鹤”、二“去”、二“空”、二“人”、二“悠”,叠字句式巧妙地表达出了“鹤去

楼空”的今昔感慨之情。由此可见,这种格式具有开辟这种意境的天然功能。这里叫做“黄鹤格”。如果

这种格式不太优秀或者没有这种妙处的话,李白是绝不会那么认真模仿的。而且,李白刻意模仿崔诗的还

有一首《鹦鹉洲》:——

    鹦鹉来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
    鹦鹉西飞陇山去,芳洲之树何青青!
    烟开兰叶香风暖,岸夹桃花锦浪生。
    迁客此时徒极目,长洲孤月向谁明?

    诗中三“鹦鹉”、二“江”、三“洲”、二“青”,在模仿时自觉创新,在崔颢古体的基础上加入了

近体的对仗修辞手法,更加精彩。可见这“黄鹤格”有何等旺盛的生命力!

    那么,崔颢的“黄鹤格”是原创吗?非也。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再看一首崔颢的诗《雁门胡人歌》

:——

    高山代郡东接燕,雁门胡人家近边。
    解放胡鹰逐塞鸟,能将代马猎秋田。
    山头野火寒多烧,雨里孤烽湿作烟。
    闻道辽西无斗战,时时醉向酒家眠。

    诗中有二“代”、二“胡”、二“山”,句式风格与《黄鹤楼》同出一辙,不必细论。据前人考证,

崔颢这首诗是模仿了沈佺期的《龙池篇》:——

    龙池跃龙龙已飞,龙德先天天不违。
    池开天汉分黄道,龙向天门入紫微。
    邸第楼台多气色,君王凫雁有光辉。
    为报寰中百川水,来朝此地莫东归。

    诗中有五“龙”、四“天”、两“池”,可谓极尽叠字之能事,字多叠而毫无累赘之感,读来玲珑圆

润,别有韵味。这里特别强调,这种格式应该叫“龙池格”,是原创。也许有人会问:沈佺期模仿了谁?

因为资料和学力有限,暂时不得而知。但我相信,他一定也有所继承和模仿。据说当时崔颢写了《雁门胡

人歌》后,感觉在气势和意境上还没有超越沈佺期的《龙池篇》,所以又写了《黄鹤楼》,一下子超出了

许多,才称心如意,满足了创新心。同理,李白先写了《鹦鹉洲》,感觉不如崔颢《黄鹤楼》,遂又作《

登金陵凤凰台》,自觉超出,方才罢休。追根溯源,这种格式的原创权暂归“龙池格”,如果有学养深厚

、精力旺盛者,还可以继续追究下去,一直追究到《诗经》的一些运用了顶针、重叠、回文等修辞格的诗

篇,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本篇无暇涉及了。

    细味他们这五首诗(我的拙作当然除外了),我觉得最上乘的当推《登金陵凤凰台》。其他四首诗到

第四句才营造出的意境,《凤凰台》第二句就已经完成,这相当于节省了整整一联的笔墨;其他诗剩最后

两联来渲染主题,抒发情志,显得仓促而单薄,而《凤凰台》还有三联,中间两联尽情从容渲染,最后一

联也足够表情抒怀,这样诗中的信息量会更大、意境空间会更深远,这就是李白的创新所在,这就是格调

的“变异”,是格调在“遗传”过程中的“变异”,是一种优化了的“变异”。

    古人论诗有“格调”之说,“格”即形式、风格;“调”即意境、气势。五首诗同格而异调,格调都

可继承、可模仿,都可创新、可超越。

    由此可见,形式和内容是相互促进、相互影响的,矛和盾的概念可以有所偏倚,但不可分得太清楚。

形式就是最基本的内容,而内容则是更高级的形式。在创造力的推动之下,形式和内容会日益优化、日臻

完善,格和调会日趋高妙、日趋雄浑,辩证地、自然地凝聚成完美的整体——意境。这意境,是学习的意

境,是开拓的意境,更是创新的意境。

    其实,继承、模仿和创新这“三步曲”,不光是诗词创作活动中的规律,也是万事万物发展变化的基

本规律。坚持走这“三步曲”,就是坚持科学的创作观,就是使诗学得以上升为科学的最基础的实践,至

于更进一步、更高层次的实践,则有待于有实之士、有志之人继续探索、努力开拓和锐意创新了。我还认

为,党的十七大提出的“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具体工作应该从认真扎实地走好这“三步曲

”开始,从固本强基开始。
瓠匏斝觯酢酬奇,
山水琴诗点染痴。
才不才间身寓寄,
子娇娆些我心怡!

恩,是可以读的文章,只是太长了,没耐心读完~
我们一起前行,分享阳光分享风雨,岁月终将把今天交给昨天,然而心中始终铭记着不老的信念。

TOP

又学习了,接着找楼主的帖子去。
残更煮酒听秋雨,晓月寒风洗碧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