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昆曲之人生若只如初见

聆听昆曲之人生若只如初见

常不知人生究竟该是如何的铺陈开去,尤其是在独自彷徨的时候。冬天的午后,也看阳光刺眼,却没有那温暖的感觉,有的,或许只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茫然。
旧时的宁静,久违却未为谁改变。细水仍然长流,浮云仍然漫游,人却没有为谁停留。我的青衿上依有你新啼压旧痕,你的瞳神里却是一无所有的空洞,便是那么艳然的一扇桃花,亦唤不回你旧日的情意来,哪怕,只是半分一毫。

想初见面时,快意江湖的漂泊,艳压群芳的傲然,独独相见,情种暗生,竟就此罗带绾就同心,青丝结成秦晋。十里烟花秦淮暗,我们的幸福,让河水无语东流,让花灯低头黯漠。一阙求情词,几句催妆诗,文人,自古风流,红颜,自是那般匹配于一段可堪传诵的故事的。
江山倾却,人心易更,曾经的路再不是安步当车的淡定,而有了高头大马的幻想。当心不定时,如何要你再共我曾经东篱种菊、雪后嗅梅的约誓?你的心,走向那凡尘的万丈,我的爱,寂寞守在百丈高楼。栏杆排遍,你渐渐在我的回忆里老去。若不是那一把折扇,若不是那一段往事,或许,真的时间可以淡漠很多的东西,包括伤痕,包括失去,包括愤恨。
然而,时间,那么残酷的时间,又怎肯那么轻易就放我离去?宛如一个季节的诗篇中,总有某只孤独的候鸟,在我斜斜的屋檐上伫立并哀啼,像某个寂寞的人在月色中执意哭泣。泪水成河,沿旧日玫瑰铺就的小径,流向一个肃杀的寒冬。雪未皑皑,只是片片飘散,然后失去踪影。

未成生死伴,终究路途人。

一念之间的风景,有一些注定成荫,有一些必然凋零,没有心软的选择。或许,这就是命运。有些命运已经安排,有些却是本该逃避,而我,却那么莽然的一头撞入去,不舍得回头。忧伤再忧伤,默然再默然,秦淮的桨声灯影、琴唱箫咽背后,只有我独立江南岸的怅然。曾经那般潇洒的公子,缘何如此的落魄于故国之外的无情?曾经只记得春情难耐的书生,是否已然只会为了柴米油盐而卑躬屈膝?
所有对你的美好的记忆,却总经不起别人一个眼神、一句言语,难道我们的爱情竟脆弱如斯?或许,如果能够选择一切只停留在我们初见的时候,那一刻的光阴,我们彼此眼中,只有最美的彼此。那一刻,我们都只看到对方的好,永远不会去想对方的是是非非,永远不会去想别人的想法和目光,永远不会去想究竟这个世界会如何接受我们的牵手我们的拥抱我们的亲吻我们的姻缘,那一刻,我们,就只是我们,别无其他。

可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只是冬夜残觉里痴人的一句梦呓,听来,有些心酸的可笑。即便,用六百年的腔调再唱来,也是如此的逃避现实的无可奈何。落花流水春去也,所有的故事,都在万花中落尽,在时光的断层上我望向前世与今生,尘世终是如此的渺渺,我们都是肉胎凡眼,看不穿这红尘三千。
我为你写的诗,已经散佚,明日,或许待血痕干后,桃花绽开,我也漂泊江湖,从此,我们相忘。只是江湖信美,何处是我家园?而我望断归途,你仍沉吟在彼端。一别成天涯,情岩意海都翻作远水遥山。过去的,都走得太远,再回不去。

独“人生若只如初见”似一朵苍白的花,开在我午夜的梦里头,轻轻摇曳,恹恹无神。想来,人生便是如此吧,总有那么多想留也留不住的东西,那么多想留也留不住的时刻,生命的精彩终将逝去,墓碑方寸间,亦写不下无数的东西。只是,将来,在那方寸之地上陪伴我的,又会是谁的名字?

“唯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我夜梦迷茫时,你的红烛又照向怎样一张脸庞?你的词曲从此又为谁而唱?
为你染的那一扇的桃花,从此,两不相欠,两两相忘。
C'est_la_vie

可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只是冬夜残觉里痴人的一句梦呓,听来,有些心酸的可笑。即便,用六百年的腔调再唱来,也是如此的逃避现实的无可奈何。落花流水春去也,所有的故事,都在万花中落尽,在时光的断层上我望向前世与今生,尘世终是如此的渺渺,我们都是肉胎凡眼,看不穿这红尘三千。
==============================================


学过诗的人,写出来文就是不一样!欣赏师兄美文。 师兄还喜欢听戏的么?总感觉戏只有老人才听,不过我偶尔也听~
我们一起前行,分享阳光分享风雨,岁月终将把今天交给昨天,然而心中始终铭记着不老的信念。

TOP

昆曲
没有年龄的局限
那种味道
听过就会着迷
C'est_la_vie

TOP

没有听过,而“人生若只如初见”,一眼就令人神往。
问好老弟,羡死你的散文。

TOP

姐姐回头可以听听
保证不会让你后悔

问好姐姐
冬暖
C'est_la_vie

TOP

好的

TOP

回复 1# 的帖子

这篇不错呢
好久没见面了,小煜好!

TOP

欣赏美文~~

说道戏曲,或者我更喜欢秦腔多点

TOP

问好铁马兄长,谢赞。

回大师兄,或许这个也有地域的影响因素吧,或许师兄生于江南的话也会喜欢昆曲的呵呵
C'est_la_vie

TOP